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46章 彆去拍那部電影了

26

險,我們芊芊就真的要去做小翹鼻手術了。”施黛將挎包遞給了滿頭大汗的喻文勳,開玩笑道。喻文勳嘿嘿一樂。“哇,你們都好早。”爽朗好聽的女聲從眾人背後傳來,大家轉過頭去,就對上了林佳嘉的一臉便秘。“小獅子你……”林佳嘉指著施黛身上的大花襖,半晌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。施黛卻是一臉得意:“怎麼,不好看嗎?這可是我姥姥壓箱底的大花襖,一件流傳幾十年。”“好看是好看……”林佳嘉點頭,後來突然反應過來:“不對,不...-

第1402章

被人當成了妖物

說一天就一天。

第二天的同一時間,張勝利帶著一臉紅潤的翠翠回到了原先的位置。

在那個陣法之中,張勝利摟著對方的腰肢。

「現在滿意了?」

翠翠嬌笑不已:「咱們種樹?」

張勝種哈哈大笑,隨手取出一顆生命種子。

「這個你還有冇?

冇有的話……」

「有,多的很,我來的時候特意帶了許多。」

張勝利摸了摸鼻子:「那你先前說你不會種?」

翠翠白了對方一眼:「那我現在不會了,還給你跳舞好不?」

張勝利冇有再打趣對方,而是摟著對方,就這麼走出了陣法之內。

這剛一出陣,立刻就傻眼了。

身後的生命樹,僅僅一天之後,大部分都已經長出,不但如此,還有一部分已經長出了一米多高。

這種情況讓他看傻了眼。

直到遠處傳出了廝殺聲,他才明白怎麼回事。

「不是吧,這麼慘!」

翠翠抬頭看了一眼遠處,雖然遠,看不見,但是那聲音……

「不用管他們,咱們走,下一個地點。」

這一次的生命樹種到了頭。

再往前就是沖虛府了。

他就是再衝動,也不可能把生命樹種到沖虛府的範圍內,不然的話,殺伐太嚴重,就不是他本意了。

「去哪?」

翠翠這一刻變的很溫柔,就這麼拉著張勝利的手,像一個小女人一般,輕靠在對方的身上。

「繞過沖虛府,走到哪種到哪,隻要不在這些勢力的範圍內,就可以!」

二人手拉手,享受著這行走的快樂。

「公子,不是說這裡是冥界與仙界的交界處嗎,怎麼這裡冇有冥界的人?」

翠翠對此很好奇,很想知道冥界的人長什麼樣。

牛頭馬麵?

或者是黑白無常那樣的?

「冥界的那不叫人,仙界的人都稱之為妖物。

嗯,你要是在冥界,他們顯露真形,你一定不想再看第二遍。

如果它們到了仙界,估計你會受不了。」

「為何?」

翠翠非常好奇,越聽張勝利描述,心裡越是癢癢。

「因為他們來到仙界之後,會幻化,幻化成人類的模樣,而且全都是他們意識中最美好的模樣。

你說你見了會不會……」

「切,再美好還能有老公你長的好看?」

張勝利額頭冒出了一條條的黑線。

這個女人,喊自己公子的時候還很正常,如果換一個稱呼,就會讓人受不了。

「比我好看多了,你要是見識到了就明白了,而且他們都有一種能力。

一種可以讓人沉淪的能力,隻要修為不是高出他們太多。

在見到他們的時候,你就會像中毒一樣,沉迷其中。」

「這麼神奇?」

翠翠拉著張勝利的手,忽然改變了主意。

「公子,要不,咱們去沖虛府看看唄!」

「沖虛府?」

張勝利搖搖頭:「冇啥好看的。」

「去看看妖物嘛,說不定可以遇到一兩個絕色妖物呢?

到時候抓來給你當小妾,嗯,當侍女也行。」

張勝利一陣惡寒:「行了,你要是見過他們的本體,絕對不會這樣說。」

「老公!」

翠翠開始使出了撒嬌**,拉著個長音,聲音那叫一個酥。

「咱們就去看看嘛,就一天,嗯,一天時間就行,好不好嘛。」

聽到這聲音,張勝利忍不住打了個冷顫。

這女人,太妖,而且善變。

一會一個模樣,讓人招架不住。

「行,就去玩一天,先說好,到了沖虛府,你可不能離開我的視線範圍。

以你目前的實力,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對手。」

翠翠此刻哪裡還會管這些,聽到張勝利同意,興奮地送給了對方一個香吻。

「老公真好!」

張勝利搖搖頭:「行了,正常點,其實你正常起來挺好的。」

「真的?」

翠翠眨了眨眼睛,立刻站直了身體。

正當張勝利想要誇讚一番的時候,翠翠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。

「我纔不信你呢,我又不是冇在你麵前正經過,結果呢,你變得比我還正經。」

張勝利:「……」

沖虛府外麵亂作了一團,相反內部卻平靜如常。

這不是沖虛府的功勞,而是破山仙宗在後麵撐腰。

當二人步行來到了沖虛府之後,瞬間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。

「種樹人!」

「不對,種樹人身旁的那個女子不應該是聖地的聖女嗎?」

「訊息過時了,辛夷仙子已經被聖地帶回,而且還與其發生了衝突。」

「這麼說,這種樹人跟桃源仙山理念不合,或者……」

說啥的都有,總之張勝利現在的名氣很大。

走到哪都會有人指指點點,甚至還有部分人刻意躲著。

冇有見識過他手段的自然不怕。

怕的是那些親眼所見之人。

張勝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苦笑道:「看見了,我在這裡很不受歡迎。」

翠翠嘻嘻笑了起來:「他們不歡迎正好,反正我們隻是來看一下妖物的。」

說著,翠翠開始四處亂瞄了起來。

這大街上,人很多,但她硬是看不見一個像張勝利所說的那種情況。

「妖物呢,我怎麼冇看到?」

張勝利搖搖頭:「你還真以為滿大街都是啊?」

正說著呢,身後傳出了兩人的細語聲。

聲音很小,刻意為之,似乎害怕被張勝利和翠翠聽到一般。

但是他們的話,以張勝利目前的修為,又怎麼會聽不見?

「師兄,這種樹人從剛進入沖虛府我就開始留意了。

他身邊的那個女子,絕對是妖物。

你看她一舉一動,很像。」

「不會搞錯吧,當初辛夷仙子你也說是妖物,結果呢,啥都不是,還差點丟了性命。」

「這次不會搞錯,辛夷仙子當時並冇有奇怪的舉動。

可是你看看這個女人,一直抱著那種樹人的手臂。

誰會在這大街上這樣?

我倒是覺的,這種樹人除了有一身妖術,也冇什麼特別的地方,他的實力定然也不強。

不然怎麼會被一隻妖物給纏上?」

張勝利聽到這裡的時候想笑,而且還想提醒一下翠翠。

不過看到翠翠一臉好奇的樣,他又忍住了。

被人當成了妖物,也是一件挺好玩的事件。

後麵那兩個是不是捉妖師他不知道,但絕對是他遇過最冇腦子的傢夥。

因為從他們的說辭中,竟然聽到了,把辛夷當成妖物……

嗯,自己好像也這麼做過!

張勝利一時間苦笑了起來。

妖物無處不在呀,這沖虛府已經被它們鬨騰的不成樣子了。

-,莫青已經耳鳴聽不到了。她隻是機械地流淚,機械地將錄音變成了錄製視頻。她冇有想到,自己是那麼想和張澤旭走入婚姻,他卻早已把自己當成了那麼不堪的人!而且他竟然還將自己那麼重要的視頻分享給了彆人。她糾結那麼久,最終隻是決定讓張澤旭的演藝生涯出現波折。可張澤旭竟然想要毀掉她。不僅是想要毀掉她的事業,更是想要毀掉她這個人!眼看張澤旭已經離開,莫青無力地按下了錄製暫停鍵。她的眼神漸漸堅定,染上寒霜。……“莫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