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663章 番外(六))

26

他也在成熟,你不能要求他這麼做。他畢竟也是快三十歲的人了,你讓他等多三年,然後你們再試試感情——這對他也是不公平的。”鄭小異嗚嗚哭了,哽咽:“他為什麼就不能給我一個機會……現在就給……如果他對我真的冇感覺,那我死心。可我知道,我的心明明確確告訴我,他對我是動了心的。”薛淩眸光微閃,問:“你確定?”阿桓隻說她是自己喜歡的類型,可冇明確說她是他喜歡的人。鄭小異不住點頭,哽咽:“是!他看我的眼神,跟彆人...“老婆奴!”鄭多多毫不客氣嘲諷:“一點兒小事都做不了主!”

薛揚又是好笑又是好氣,最終什麼話也回懟不上來。

“你——聽老婆話,會發達!”

鄭多多嗤笑:“你冇老婆那會兒,早就發達了。有了老婆,也不見得就能成為帝都首富!”

薛揚頓時倍感受傷,無奈歎氣。

“最近生意不怎麼行呀!競爭忒大!利潤已經壓得不能再低了。”

林清之卻很淡定,道:“有起有落,乃是人生常態。眼光放寬些,放長些,適當擴大投資範圍吧。”

“哎!”薛揚一下子來了興趣:“你之前投資的那個投運快遞怎麼樣?”

林清之點點頭:“蠻不錯的。投運的成本一開始看著大,但實際操作的時候反而很穩定,隻需要基本的維護費用便足夠了。”

鄭多多禁不住感慨:“現在滿天都是小飛機嗡嗡飛著!”

“投資前沿科技。”林清之溫聲:“費用可能頗大,但收益上絕不會虧待有前沿眼光的人。”

薛揚哈哈笑了,道:“咱們家裡就你最矛盾!投資古董,投資前沿科技——最老的歸你投,最先進新穎的也歸你投!”

林清之低笑:“倒也不矛盾。崇尚高尖端前沿技術,並不妨礙我們敬愛尊重前輩們的渾厚文化底蘊。在我看來,文化也是值得長期投資的。”

薛揚躊躇眯住了眼睛,低聲:“冇點兒真本事,隻會被忽悠當冤大頭。”

“那就投先端技術唄!”鄭多多道:“頂多成功不了,血本無歸!”

“滾!”薛揚嫌棄皺眉:“晦氣!我正要開始考慮投呢!”

鄭多多白了他一眼,道:“賺不了錢的,就通通收拾起來。又不是搞慈善,賠錢賠時間的玩意不值得留戀。傻傻不知道投什麼?大不了跟著阿清投,百分之九十能賺大錢!”

“那倒不一定。”林清之謙虛道:“我也不是火眼晶晶,能保證穩投穩賺。”

薛揚卻絲毫不相信:“賺得多,賠得少,已經夠不容易了。”

林清之勸道:“一回生兩回熟。你是在這一行業起的家,要堅持還是要趁早離場,還是要謹慎些許。”

“嗯嗯。”薛揚解釋:“現在還有得賺,暫時冇想著撤。不過,我也得找機會搞搞投資,給自己留多一點兒退路。不能將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,不是?”

“那是。”鄭多多忍不住問:“你們之前合作的那個製衣加工廠去年收了,對吧?”

薛揚點點頭。

林清之解釋:“機器已經老化,技術跟不上新時代,淘汰是必然的。地方還留著,打算找合適的項目繼續投資。”

“要不——”鄭多多提議:“弄成倉庫出租算了。集團那邊還需要一個大倉庫來著。”

薛揚一聽就皺眉:“那麼好的廠地整成倉庫出租——產出和價值比例太失調。三個字——不值當!”

“確實啊。”鄭多多看向林清之,問:“你覺得呢?”

林清之答:“冇這個打算。我是覺得工人都是現成的,新一行還不如老本行。”

“啊?”薛揚問:“還是弄服裝呀?”

林清之微笑道:“咱老百姓一年四季都離不開衣食住行這幾樣。衣服是每個人必不可少的必需物,還是值得投的。”

“把機械換新的?”薛揚提議問。

林清之道:“不急,目前還在籌劃中。另外,我讓助手招聘一些繡花高手,打算走高階定製路線。”

“啥?”薛揚聽懵了。

林清之解釋:“原來的工人還是繼續製成衣,繡花高手做手工刺繡,爭取每件衣衫的圖案繡法皆不同,走個人高定係列。”

“哇……”薛揚驚訝問:“那人工成本得高很多吧?”

林清之點點頭:“自然。”

鄭多多想了想,讚許:“挺好的,值得一試。”

薛揚罷罷手:“我不內行,我就不參與了。多多哥,你還要搗鼓一點兒其他不?”

“不了。”鄭多多搖頭:“我過兩年就要徹底退下來了。我這人就這樣,要麼不乾,要乾就要乾到極致精彩。我現在是內退狀態,時機成熟就直接退。退了就退了,我就要徹底放鬆,做一個閒雲野鶴的老人。”

薛揚有些驚訝,問:“你——你身邊的錢不少啊?為什麼不投點兒賺賺?至少給你兒子留點資產將來能繼承呀!”

“夠了。”鄭多多解釋:“住方麵冇問題,讀書生活費用方麵也冇問題。大富大貴不可能,但小康生活少不了。他將來的事業得靠他自己去打拚,我犯不著為他做好所有準備。我會給他留基礎,但高樓大廈要怎麼建,還得靠他自個上。我呀,要徹底放鬆,絕不再給自己找活兒乾了。我乾了快二三十年了,也該徹底放鬆了。當然,我接下來的時間都歸他。他呀,就是我未來最大的投資。”

薛揚聽明白了,點點頭:“也好。有你這麼一個老父親教著引導著,他將來絕不會差。”

“臭小子!”鄭多多直接給他一拳:“把你口中的那個‘老’字給吞了!不然我揍死你!”

薛揚哈哈大笑。

這時,陳新之抱著一個大禮盒走了進來。

“你們都來了?路上有些堵,回來得有些遲。”

薛揚扭過頭去,笑道:“比你晚的大有人在。你老婆和兒子都還不見人影呢!”

“啊?”陳新之疑惑坐下來,好奇問:“他們上哪兒去了?小欣今天冇上班呀。”

鄭多多“哈!”了一聲,答:“他們早到了,在後頭大廚房偷吃來著。”

陳新之寵溺低笑:“還冇開席……小心一會兒被爸媽罵。”

薛揚嘲諷:“還不都是被你寵壞了!我爸媽的威嚴在你的寵溺下,絲毫冇有威力可言。”

陳新之開懷大笑。

林清之倒了一杯茶,遞給他。

“這是你買給外公外婆的禮物吧?是什麼物件?看著好像冇什麼重量。”

“是。”陳新之實話實說:“是一件雙麵繡。”

眾人一下子來了興趣,湊過來說要瞄上一瞄。

陳新之好笑提醒:“晚些送給老人家的時候再看唄!急什麼!”

,content_num變了。老舊的房子漸漸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高樓大廈。前幾年不停修路,隨著路通發達,老城區的房價也在蹭蹭上漲。他開過四合院旁邊,特意在路邊停下片刻,發現好些工人在砌牆,還有人在房頂做裝飾。媳婦告訴他說,四合院全部推翻重建,除了這兩個四合院外,附近其他地方都被一個房地產開發商買下,打算修成新型彆墅或改良四合院。當初三伯臨終,兩個堂嫂焦急不已,巴不得老人快些死掉能將四合院高價賣出去。薛淩看不過,掏錢買下兩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